昨天是我生日。

北京送给我的礼物是一场飘忽不定且连绵不绝的大雨,有如操着地道京片儿的白庙村老炮儿们扎一块吹牛逼一般,忽而杀猪一般声嘶力竭,忽而寡妇一般如怨如慕。

人行道则送了莫及脚踝的积水,蜗居旁的小道也是毫不示弱得攒出了一汪水溏。趟水的时候当然是不愉快的,不只是因为它们浸湿了我的鞋子,更是因为它们极大可能夹杂着各色犬类的排泄物。

雨水不能荡涤肮脏,只能让本就肮脏的地方变得愈发泥泞。